沙湖

沙湖旅游

瑶瑶

沙湖
    简体    繁體    日本語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印象沙湖 >> 游客游记
游客游记
沙湖之旅
    一

  走过沙湖,回到千里之外的家,鞋子、衣兜总会残留些沙粒。那沙是经水打磨过的,所以澄澈;但是,当那沙抖落到我的客厅里的时候,那澄澈和温润却消失了。

  我问导游:硕大的湖中央,怎会突兀这沙?导游说:不知道哟,这沙一直就有的。我问牵骆驼的人,他说:自然的造化呀!我还是不明白,想问其他人。环顾四周,所有的人把脚埋在沙子里,像一只怀持心事的鸵鸟。

  我只有沉默,把脚埋入沙中。细细柔柔的沙粒轻轻触动足部最敏锐的神经,那根神经连着我的心脏,我听到心咚咚跳动的声音。我低下身,掬起一捧沙抖落于脚踝,想把自己埋得深一些,或者整个埋入沙中,让千年之后的疑问猜测我的容颜、我的爱情、我的骨骼发出咯咯笑声的缘由。一阵风起,一粒沙漂向湖水,涟漪泛起,芦苇轻荡,沙鸥的羽翅掠过水面,像一片浮云轻唱而过。

  我生活的那座城市憎恶沙,因为沙在一点一点地吞噬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良田越来越少,空气越来越干燥,水越来越稀缺。那座城市,春天的风敲得牙齿吱吱作响,沙粒击打着一个季节的怀想。那座城市,矜持的人们东躲西藏,目光中的水粒仍会被沙带走。

  这里也有沙,一望无际,固执、沉默。这里也有水,浩瀚无垠,执着、深情。这是坚守了几个世纪的爱情,这是倾诉了几千年的衷肠,芦苇看到了,沙鸥听到了,岁月让他们亘古不变。而我,仅是擦肩而过的一叶轻岚。

  好吧!便让这爱情滋润我干枯的心,让这诉说柔软我风干的发,再让风将我塑成一尊沉默的雕像吧!让我能够看到远方我的故乡,一样地沙水相依,一样地沙鸥低徊、芦苇轻荡……

  二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手中的剑离至尊宝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为保全自己,至尊宝状似深情地对紫霞仙子说着,心内暗暗发笑。在西部影视城的实景拍摄地,导游手持话筒,大声地向游客喊着这段经典对白,游客们开怀地发笑。

  那日,天空时紧时松飘着雨,城堡中小路泥泞,游客却络绎不绝。这是一些来自都市的游客,钢筋混凝土的喧闹在他们的耳间、心上郁结了一层厚厚的茧,他们感到烦躁,感到郁闷,他们要到这里找一种新鲜的东西,一种名叫荒凉的东西。

  这座荒漠中的孤城,像一片被历史遗弃的秦砖汉瓦,孤独地奏响哀怨的埙曲!厚的浮尘,灰的色调,近得摸得到的苍凉。游客们却意趣盎然,他们大声地笑着,走着,谈论着电影《黄河谣》的“铁匠营”,《红高粱》的月亮门、酿酒作坊、盛酒的大缸、碗具,还有《大话西游》的经典爱情。城墙一角,几缕荒草醉倒在古时的沙场。

  “荒凉啊!真是荒凉!”游客们喟叹不已,喧闹声惊动了城墙上的浮尘,它们惊慌地四处躲藏。“荒凉啊!难道这就是荒凉?”仿造的聚义堂前,几员古装的大将披肝沥胆、豪情结义,堂下,摄像机的目光谨慎地追随。

  “很多电影都以这里作为实景拍摄地,看看这些烤鸭、这些大饼、这些盘中菜,都是假的!都是道具!”导游绕过聚义堂前的实景拍摄,继续滔滔不绝地向游客们介绍,时不时冒出几句某某电影的经典台词,游客们作恍然大悟状。一路走来,穿越时空的隧道,穿过明朝的城门、清朝的古街,游客们心满意足,踏上归途。

  回到家中,抖落异地的尘土,翻出旧日的电影,想做一次长久的回味。看着看着,突然明白了真假,突然索然无味,突然感到茫然。

  想起归途,曾蓦然回首,那方古城,残阳如血。

  那一刻,突然明白了什么是荒凉。

 

CopyRight@2010 All Right宁夏沙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宁ICP备:050009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