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湖

沙湖旅游

瑶瑶

沙湖
    简体    繁體    日本語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印象沙湖 >> 游客游记
游客游记
沙湖随想

                                                                                                作者:朱正雄

驼铃声声风吹柳,
烟波渺渺雨润沙。
碧水引得游人来,
苇荡深处鸟戏鸭。


  以上几句偶得,是我对沙湖发自内心的由衷赞美。
  我曾多次去过沙湖,前不久,又陪几位外地朋友去游览。和所有初到的游客一样,这些朋友一踏入景区就被沙湖那塞北江南的奇特景色所倾倒,一路走还一路追问我,这沙湖是怎样形成的?为什么沙和湖在这里相伴相随的如此美妙绝伦?难道真是上天对宁夏人的恩赐吗?其实多少年来,这些疑问不光萦绕着外地游客,就是许多当地人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有人说,这些黄沙来自于贺兰山后的腾格里大沙漠,可也有人问,它们为何只停留在沙湖?而没落到周边或其它地方?
  朋友们的追问,又勾起了我对沙湖及周边地区几十年来沧桑巨变的回忆……
  记得上世纪70年代我参加工作不久,曾和同伴们到沙湖钓过鱼。那时沙湖还是一个无人看管的野湖,虽然也有沙有水有芦苇,但当时还没有揭开她迷人的面纱,只是鱼多且好钓而吸引着年青的我们。那时,你只要用细麻绳栓一个用钢丝做成的简易鱼钩,挂一片卷起的芦苇叶往湖里一甩,就会有鱼上钩,运气好的话,一天能钓二三十条一斤左右的鱼呢!
  据史料记载,沙湖曾是贺兰山的溢洪区,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1990年,人们终于开始着力妆扮这位深藏闺中的“睡美人”了。经过二十多年径情直遂的精心描绘,如今的沙湖正以她风姿秀逸的水面和金光闪烁的沙山拥抱着每一位前来观光的游客。
  确切的说,沙湖的沙就是来自于贺兰山西部的腾格里大沙漠。千万年来,狂风席卷着漫漫黄沙越过贺兰山后,并不仅仅垂青于沙湖,而是在黄河西岸广袤的银川平原上也留下了浩瀚无垠的大漠风光。可今天人们却见不到往昔那雄浑壮观的景象。一上溯才知道,自秦汉以来,历代先民们逐步将大片沙漠屯垦改造为了万顷良田,所以才使得现如今黄河西岸再也见不到曾经的沙海景观,人们只能踏着沙湖那仅存的几座奇迹般的沙梁去寻索往日的大漠孤烟了。
  宁夏史上最大规模的平沙垦荒工程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全国各地支援宁夏,不但有许多工厂、医院异地整体搬迁来宁,还涌来了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尤以浙江、河南、山东、上海、四川等地为众。当时,自治区政府为了开发贺兰山下的大片荒漠,在铁路沿线自北向南建立了10余个国营农场,如简泉、前进、暖泉、南梁、平吉堡、黄羊滩等农场。人员以外来支边青年为主,还有原先建设铁路完工后的一批当地农工。这些农场都建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尤以南梁、前进、暖泉农场的沙梁为最。我父亲曾是南梁农场建场时的采购员,那时经常带着场里的马车队(当时没有汽车)和孩提时的我到周边地区采购物资,所以使我有幸在少年时就将那无边的沙海珍藏在了心中。在我的记忆里,那时高高的沙梁比比皆是,今天沙湖的沙梁只不过是那时众多沙梁的小弟弟。
  虽说当时我年少,无缘参加那轰轰烈烈的治沙劳动,但前辈们惊天地泣鬼神的治沙壮举至今还历历在目,难以忘怀。记得当时数万治沙大军垦荒时,没有任何机械设备可用,全凭每人一双手和两个肩膀,所以也就被称为“抬沙包”。每天清晨,青年职工们扛着红旗排着队,挑着两个红柳筐,唱着革命歌曲豪迈地奔向一座座沙梁,以“比、学、赶、帮、超”的精神展开了热火朝天的“抬沙包”竞赛。农场各连队根据沙梁高低大小,将职工们分配到不同的工地,远远望去,沙漠中红旗招展,人潮涌动,一派万马战犹酣的壮观景象。竞赛开始后,大家先是快速地将金灿灿的沙子装滿红柳筐,然后听小组长一声令下,担起筐来争先恐后地向低洼处奔去。那些来自江浙一带的女青年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她们挑起担子快步如飞,把不少男青年都甩在了身后。比赛的目的其实有两个,一是为了大干快上,另外也是怕走慢了沙子会从筐缝里漏光。倒下沙子后,大家又有说有笑地返回沙梁,继续着欢快的劳动竞赛。
  夏日,骄阳似火,沙梁滚烫,男青年干脆脱掉上衣,光着脊梁铆着劲地干。可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媳妇就没有这么方便了,虽然她们的脸被晒得通红,但身上还得穿的严严实实,哪像现在的姑娘,暴露的让人不敢看。中午,职工们一般都不回家,食堂将饭菜送到工地。大家吃过午饭后,将铁锹往沙子里一插,把筐和衣服搭在锹把上形成一个小凉篷,然后或坐或躺在阴影下打个盹。等到两点半一过,就又开始了下午的抬沙劳动。冬天来了,“抬沙包”的日子显然好过于夏天,不但没有了炎炎烈日的灼烤,而且开工后,冲天的干劲很快就能让每个人热血沸腾,寒意顿消。冬日的午饭后又是另一番景象:沙梁摔跤开始了。最初只是男人间的较量,后来,女青年也加入了进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河南媳妇,小伙子都摔不过她,后来在连长的授意下,三个人连拉带扯才把她放倒。有人问她摔跤咋这么厉害?她笑着说,这是摔跤玩耍,要是真打架,恐怕他们三个一起上也不是个。告诉你们吧,俺是唱戏世家,从小练过功。众人愕然……。
  1962年,经过约十万人近三年的抬沙垦荒,各农场的沙梁大都被夷为平展的条田,自治区重点水利工程西干渠也正好竣工,人们激动地将黄河水驯服地疏引到了各农场广阔的田野里。自那时起,贺兰山东麓近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大部分便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由于当时沙湖是贺兰山的溢洪区,所以沙湖的沙梁侥幸没有被填在湖里而保留了下来,这就是那几座神奇沙梁形成的原因。
  遥想当年那个红旗招展、热血沸腾的年代,至今让人感慨万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望着万顷良田年复一年捧出的丰收果实,回首前辈们创业的艰辛,好不感叹人类顺应自然、改造自然的伟大力量。而更为幸运的是,当时人们没有抬平的那几座沙梁,如今却成了吸引万千游客的金山银山。试想,如果前辈们当时糊涂一些、辛苦一些,将这几座沙梁也抬平填进湖水里,沙没了,水没了,今天我们可就没有福气享受沙湖的美景了。不过没关系,现在谁若还想领略昔日银川平原壮观的大漠风光,不妨去看看黄河东边的毛乌素沙漠,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一家,只是被黄河生生地给隔开了。如果说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的话,在我的记忆中,似乎昔日贺兰山东麓的沙漠较之毛乌素沙漠的沙粒更大,沙梁也更加伟岸壮观。听过我的介绍,朋友们一个个唏嘘不已,连声赞叹人类的伟力和前辈们卓绝的精神勇气。
  在了解了那几座神来之笔的沙梁之后,他们又疑惑地问道:在贺兰山下如此干涸的土地上,这水天相连、波光粼粼的广阔湖水从何而来?那些密密匝匝、又粗又壮的芦苇是怎样长成的呢?我告诉他们,沙湖因地势较低洼,除每年不同程度地蓄拦山洪外,主要接收着唐徕渠、西干渠等大型干渠在银川平原沿途灌溉之后的尾水,另外,还有不少附近农田中施过肥的“营养水”,也通过沟沟汊汊自然流进了沙湖。这就是沙湖水为何永不枯竭,芦苇健壮茂密的原因。听到这里他们恍然大悟:真是天下黄河富宁夏,这说来归去,还是要感恩母亲的乳汁——黄河水了。
  今天的沙湖已不仅是人们旅游休憩的乐土,更是鱼儿、鸟儿繁衍生息的家园。据不完全统计,沙湖里现生活着各种鱼类品种有六十多个,除当地常见的鲤鱼、草鱼、鲢鱼外,还有一些在北方难得见到的武昌鱼、娃娃鱼等。沙湖还是鸟的天堂。每年春季,数以百万计的各种鸟儿经过千里远翔,来到沙湖筑巢产卵,育雏繁衍。沙湖的芦苇又高又壮,既遮风又挡雨,是鸟儿最理想的栖息地。夏末秋初,茁壮成长的小鸟们振翅欲飞。每天清晨,在鸟妈妈的带领下,有数十万只鸟儿迎着初升的太阳在空中翱翔歌唱,然后又铺天盖地的落在湖中觅食起舞。沙湖里有丰富的小鱼小虾供它们早餐,吃饱后鸟儿们便成群结队地不知了去向。傍晚时分,它们又不知从何处翩翩而至,一群、两群、十群、百群……啊!整个天空都被遮蔽了,它们时而伴着晚霞在水面上飞来掠去,时而又迎着落日纵情歌唱,有的鸟会猛然间脱离群体插入水下,旋即又冲天而起,有的飞着飞着便消失在了茂密的芦苇丛中。沙湖里现在栖息的鸟有天鹅、沙鸭、大雁、苍鹭、鸳鸯等170多个品种,多达上百万只,而且还在逐年增加。啊!原来鸟儿才是沙湖的主人!
  沙湖的深秋照样迷人。金色的沙梁,金色的芦苇,金色的杨柳,还有周边那金色的稻谷……在它们的映衬下,辽阔的湖面也被染成了一片金色,此时的沙湖更显得高贵典雅。
  冬日的沙湖又是别样风韵,漫天飞雪把湖面和沙梁妆扮得银装素裹,好一派北国风光。天放晴时,这里又成了孩子们的乐园。一个个花朵般的小天使,头戴鲜艳的保暖帽,身着五颜六色的羽绒服,在冰封的湖面上滑冰车、打雪仗、堆雪人,尽情地在冰雪和苇荡间嬉戏……夜色悄悄地降临了,远处白雪皑皑的贺兰山渐渐模糊了,消失了……一轮明月从天边升起,好大、好圆……月光下的沙湖更显得别样的苍茫深远,宁静而迷人。
  美哉!沙湖!壮哉!沙湖!这就是沙湖带给我的追忆与遐想。

 

CopyRight@2010 All Right宁夏沙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宁ICP备:05000968号-1